当前位置:首页 > 对外汉语对外汉语

对外汉语


内容提要 本文认为,当今外籍人士的汉语学习需求来自六个方面,抱有这些需求的学习者所期望达到的汉语水平可归为三个等级,应据此合理设计教学与考试。本文还认为,对外汉语教学事业的发展,不仅要研究并及时满足已有的汉语学习需求,更重要的是提升汉语的价值,扩大学习的需求,当前应努力争取汉语在经贸、旅游、留学、外交和国际会议等领域的地位。

  关键词 语言学习 需求

  有组织地教外国人学习汉语,起码可以上溯到汉代。付克(1986,P3)指出,东汉明帝在永平九年(公元66 年),曾经为功臣樊、郭、阴、马四氏之子弟设立学校,时称"四姓小侯学"。"四姓小侯学"声名日彰,"匈奴亦遣子入学"。教匈奴子弟学汉语,便有对外汉语 教学的意味。杨衒之《洛阳伽蓝记》卷三载,北魏时都城洛阳"夹御道有四夷馆",并说:"自葱岭已西,至于大秦,百国千城,莫不欢附。商胡贩客,日奔塞下, 所谓尽天地之区矣。乐中国土风,因而宅者,不可胜数。是以附化之民,万有余家。"①文中虽然没有具体记载这万余家"乐中国土风"的"附化之民",怎样学习 汉语或怎样令子弟学习汉语,但相信当时必然会有针对他们的汉语教育。

  当然历史上也有为怕"泄漏我国百姓情况"而政府明令不准教外国人学习汉语汉字的。例如16 世纪末,利玛窦从澳门到香山,就看到盖着总督大印的布告:"现在澳门犯罪违法之事所在多有,皆系外国人雇用中国舌人(翻译)所致。此辈舌人教唆洋人,并泄 漏我国百姓情况。尤为严重者,现已确悉彼辈竟教唆某些外国教士学习中国语言,研究中国文字。……上项舌人倘不立即停止所述诸端活动,将严刑处死不贷。"② 教外国人学习汉语汉字,属"处死不贷"之罪,是明代禁海锁关政策的体现。

  但总体而论,自东汉以降近两千年,经盛唐,历宋元明清至于民国,对外汉语教学时盛时衰,但却持续不绝。③当然,对外汉语教学真正发展起来,成为一门现代意义上的学科,成为国家的一项重大事业,还是1978 年以来近二十几年的事情。④二十多年来,来华留学生人数、对外汉语教学的教材建设和师资队伍培养、与海外汉语教学界的合作等等,都有了长足进展,以至于" 对外汉语教学"这一概念已经涵盖不了它所开拓的这番事业。⑤如何发展对外汉语教学事业,学界已是高见叠呈,比如,提出应把对外汉语教学作为汉语国际传播和 国家和平发展的重要措施;注意世界华人社会的语言沟通,合理解决汉字教学中的简繁体问题,形成汉语国际传播的合力等等。政界更是高招频现,比如,举办"汉 语桥"工程,开办"孔子学院",招募对外汉语教学志愿者,召开世界汉语大会等等。本人不敏,但也常想为近来出现的"对外汉语教学热"贡献点智力。

  本文拟从语言学习需求的角度来谈谈发展对外汉语教学的问题。

  一、汉语学习的需求及汉语水平等级

  1.1 汉语学习的需求

  语言学习的需求是语言学习的原动力。有需求就要有满足,满足语言学习需求的活动就是语言学习。对于语言学习者来说,语言学习需求就是他的学习动机。对于语言教育者来说,满足学习者的学习需求,就是语言教育目标。因此,研究语言学习需求对于 发展对外汉语教学事业是异常重要的。学界虽然也不断关注外国人汉语学习的需求问题,但是,这一与对外汉语教学发展规划密切相关的课题,并没有得到应有的重 视,更缺乏科学管用的研究成果。

  外国人的汉语学习的需求,无论是需求的强度还是需求的方面,不同时期都会有不同的变化。总体而言,当今外国人的汉语学习需求大致来自如下六方面:

  A.了解新鲜事物

  在西方人眼里,起码自马可波罗时代以来,中国一直是神奇而充满魅力的国度,汉语汉字,汉文化奇妙无比,为满足好奇心而接触汉语,学习汉字,在西方绝不是个例。

  B.到中国旅游

  当代的世界,旅游已经成为人们重要的精神消费活动,到中国旅游,是许多外国人的愿望。

  特别是我国承办世界性的运动会、博览会以及各种会议等越来越多,更是增加了外国人到中国旅游的机遇、亮点和吸引力。为了到中国旅游需要学点汉语。

  C.就业

  中国的改革开放和经济、文化事业的发展,令世界瞩目,随着中国的不断强大,外国公司纷纷进入中国市场,许多国家的有关中国的事务也多了起来,重要起来,这就需要大批懂得汉语、了解中国的人才,于是也就产生了许多与汉语汉文化有关的工作岗位。为了得到这些工作岗位,就需要学习汉语。

  D.到中国学习

  中国有独特于世界的学问和艺术,如中医中药,中国哲学,中国历史,中国语言文字学,中国文学,中国武术,中国戏曲等等。这些独特的学问和艺术,吸引一代又一代外国人来华留学。

  随着中国科学、教育和文化的快速发展,许多非中国传统的现代学术和艺术领域,中国也逐渐呈现出来自己的一些优势。这些新生的优势学科和艺术也会吸引越来越多的外国学生来华留学。为了到中国学习,需要学习汉语。

  E.研究中国

  中国是世界上历史悠久的大国,研究中国不仅是中国人的任务,也是世界学人的任务;中国是当今世界上昂首迈进的正在走向强大的国家,不仅学者要研究它,政界、经济界、外交界等等也要研究它。过去,几百年间在东洋和西洋形成了"汉学"或"中 国学",其影响延绵至今。近几十年来,对现在中国的研究也逐渐成为热点,如中国经济、中国政治制度、中国人口制度、中国民族问题等等。研究中国,成为"中 国通",需要学习汉语。

  F.欣赏、传播中国语言和中国文化许多西方学人,非常欣赏中国的语言与文化,致力于学习、研究和传播中国的语言与文化。他们是中国文化的认同者,而且其中一些人会成为具有当今时代特点的汉 学家。文化认同是最大的学习需求,具有长久不衰的学习动力。当然,他们不仅学习汉语,而且常常在汉语研究和汉语教学等方面,都有独到之处,都能有所建树。

  1.2 汉语水平等级

  这些不同的汉语学习的需求,决定了学习者对自己汉语学习水平的不同期望,从而形成不同的汉语学习目标。依照这些不同的学习期望或学习目标,可以划分出三种不同的掌握汉语的水平:I、初始汉语;II、常态汉语;III、高深汉语。

  I、初始汉语

  A(了解新鲜事物)和B(到中国旅游)两种需求,对语言学习的深度要求不高,只期望对汉语汉字有所接触,掌握一些简单对话,达到初始汉语水平。在以往的对外汉语教学中,这一块常被忽视,缺乏有效的教育规划和应有的学术研究和。其实,学习" 初始汉语"的人数可能非常之多,也许是当下和今后对外汉语教学事业的重要生长点。经过初始汉语的学习,许多人也许会产生继续学习的兴趣,如果引导得法,初 始汉语学习者可能会成为常态汉语学习者的源源不断的后备军。

  初始汉语教学,具有趣味性、速成性和实用性等特点,必须摆脱学院式的教学规则,编制饶有趣味的速成课本,并更要注意充分利用汉语拼音和学习者的本国文字。要设计不同学习时间长度的教学方案,可以多在学习者本土办学。要利用奥运会、世博会等 机会开办初始汉语班。要注意采取各种方法,激发学习者深入学习汉语的欲望,把初始汉语学习者看作对外汉语教学发展的温床。

  II、常态汉语

  抱有C(就业)和D(到中国学习)两种需求的汉语学习者,构成了对外汉语教学的主层面。以往学习汉语的学生,有不少就是为了到中国学习。我国的对外汉语教学,也就是在这方面发展起来的,积累了不少经验,取得了骄人的成绩。但是也要看到, 过去来中国的留学生,多是为了学习中国传统的学问和艺术,而今天,到中国学习现代学问、研修现代艺术的留学生正逐渐增多,这些留学生需要达到什么样的汉语 水平,需要采取什么样的学习方式,值得深入研究。同时,以往对于以就业为目的的汉语学习谋划较少,经验较少。不同的就业岗位,需要达到的汉语水平必然会有 差异,需要掌握不同的专业词汇,需要使用不同就业岗位的语言技能。这是一方对外汉语教学的新天地,必须尽快研究并大力开展以就业为导向的适应不同工作岗位 的汉语教学。

  III、高深汉语

  满足E(研究中国)和F(欣赏、传播中国语言和中国文化)两种需求,需要较高的汉语水平。抱有这两种需求而学习汉语的人数不会很多,但是意义重大。一个汉语言文字学家,一个汉学家,就是一个汉语言文化的传播源,值得花大气力进行培养扶植。 历史上,东洋和西洋都曾经出现过不少汉学家,近几十年也有一些到中国留学的外籍人士成为汉学家,但是总体而言,我们还缺少培育汉学家的经验,缺乏培育汉学 家的得力举措,甚至缺少培育汉学家的自觉意识。眼看国外老一代汉学家相继辞世或退休,这一任务就显得尤为重要而紧迫。

  依照不同学习的需求划分出来的如上三级,当然是概念性的,每一级别内部又都有许多具体情况。这些级别及其内部的各种具体情况,对教学,对"汉语水平考试(HSK)"等等,都有不同要求。应当根据不同类别进行不同的教学设计,从而带来教材 的多样化,教学的多样化,考试的多样化。对外汉语教学工作深入发展的一个重要方面,就是要认真分析世界上汉语学习的需求,根据需求发现新的增长点,开辟新 的工作面。

  二 提升汉语价值,扩大学习需求

  2.1 努力提升汉语价值

  对外汉语教学,是要满足外籍人士对汉语学习的需求,而对外汉语教学事业的发展,更应当学会制造国际对汉语学习的需求。某一语言有无学习需求,有多高的学习需求,取决于该语言有无社会需求;而该语言有无社会需求,本质上取决于该语言在社会 生活中所具有的价值。凡是今天还成活着的语言,凡是还有人去学习的语言,包括日常生活中已经不用的古老的拉丁语、梵语之类,一定是在社会生活中还有一定价 值的语言。这价值,或是物质价值,或是科学文化价值,或是民族情感方面的精神价值,等等。所谓制造汉语学习的需求,其实就是千方百计地提升汉语的价值。语 言价值的高低涨降,与使用该语言的民族在族际、在国际上的地位的高低升降相关。盛唐之世,中国国力强盛,亚洲各国纷纷来华留学,学习汉语汉文化,形成我国 对外汉语教学史上的第一个高峰期。与此相对照,19 世纪下半叶20 世纪上半叶,列强侵食,国势羸弱,来中国留学者寥寥无几,对外汉语教学几乎中断。刘珣(2000,P37)指出:"有的资料曾提到40 年代燕京大学的外国留学生要求学习汉语,当时只能请一些既无语言方面的科学知识又不懂外语、但古文很好的教会中的老先生来教。"何以没有对外汉语教学的师 资?因为贫弱的中国的语言对外国人来说已经没有多少价值了,有此学习需求的人太少了。

  语言的价值可以随着民族与国家的强盛自然增殖,但是仅此显然不够。英语在当今世界上的强势地位,不仅与当年的大英帝国和当今的美利坚合众国的国力有关,也与英美合力向世界推销英语有关。为了国家的强盛,为了使汉语发展为强势语言,必须有意 识地制造国际上对含语的需求,科学制定汉语国际传播的规划,全面而快速地提高汉语的国际价值。这种语言规划不是一个部门的事情,而是一种国家发展战略,需 要国家各部门通力合作,需要学者和民间组织全力参与。

  2.2 扩大汉语需求的若干方面

  只要有提升汉语价值、扩大汉语学习需求的自觉意识,当前便可在许多领域中有所作为。例如:

  1.经贸

  中国是一个长久不衰的世界大市场,应当要求进入中国市场的商品,其广告、产品说明和产品上的文字标示等使用中文或附有中文,以保护消费者的知情权。①中国是一个充满活力的"世界加工厂",出口的产品,其广告、产品说明和产品上的文字标示等 应有意识地使用中文或附有中文,使汉语文伴随着中国产品走向世界。从多元文化和国家平等的角度,应当要求和维护中文在世界经贸组织、经贸往来中的地位,比 如在经贸谈判中适当使用中文,在制定经贸规则、签订经贸合同时,使用或附用中文文本,并逐渐争取中文文本同英语等文本具有同等的法律效力。经济贸易从来都 是语言传播的最重要的动力,通过经贸来提升汉语的价值,扩大学习汉语的需求,空间十分广阔,力量十分巨大。

  2.旅游

  中国拥有丰富的对世界充满魅力的旅游资源,加之2008 年奥运会、2010 年世博会等世界性的各种盛会,到中国旅游的外国人一定越来越多,并会形成一个接一个的旅游高潮。为了方便外国客人,让热情好客的中国人学点外语,在一些旅游设施、旅游宣传 和具体导游之时使用点外文,对于发展旅游业是有好处的。但也不能忘记,要自觉利用旅游来传播汉语汉文化。例如,引发外国客人对汉语汉字的兴趣,印发汉外对 照旅游用语或是双语旅游手册等等;例如,在旅游期间开办汉语短期学习班等等。对于我国将举办的一些重要的国际盛会,还可以事前在国内或国外举办汉语汉文化 的培训班,编写汉语900 句等等。利用旅游来传播汉语,会在全世界制造良好的汉语氛围,获得超乎意料的效果。

  3.留学

  上世纪80 年代以来,到中国留学的学生人数快速增长。由学习中国语言和中国独特的学问、艺术,开始向其他学科拓展蔓延,并有了多种学位教育。这是中国科学教育事业发展的必然结果。为吸引外国学生到中国留学,在汉语文要求方面一开始可以放宽一 些,但是另一方面,通过教育推广汉语也是需要及早谋划的大事。其一,重视留学生语言预备期的汉语教学,以解决教学语言的问题,保证教学质量。其二,课程学 习期间,注意继续提高留学生的汉语言水平,时时提供汉文化的熏陶。其三,在学位论文和论文答辩等方面,一定要有关于汉语文的要求。切不可小视这种汉语文的 要求。这种要求不仅是国际通例,是教育规格的体现,是教育主权的表征,同时也是传播汉语汉文化的大指挥棒,也是树立以汉语文为载体的科技文献的国际威望的 重要举措。

  理论上说,凡是申请中国学位的,都必须具备一定的使用中国通用语言文字(普通话,规范汉字)或是相关的中国少数民族语言文字的能力,具体表现就是,用中国语言文字撰写学位论文和进行论文答辩。鉴于中国教育刚刚走出国门,可以在提倡使用中国语言文字撰写学位论文和进行论文答辩的前提下做些变通。比如可以这样规定:

  1)凡是学习研究中国独特学问、艺术的,如中国语言文字、中国文学、中国历史、中国古代哲学中国医学药学、中国绘画、中国古建筑、中国传统戏曲、中国体育等等,必须使用中国语言文字撰写论文和进行答辩。

  2)凡是研究现代中国问题(可以称为"现代中国学")的,如中国经济管理、中国政治制度、中国新闻状况、中国人口问题、中国农村发展战略、中国教育政策、 中国外交史等等,可以暂时允许使用外国语言文字撰写论文,但是必须用中国语言文字撰写论文提要,使用中国语言进行论文答辩,并提交中国语言文字的论文副本。

  3)研究其它学问的,如数学、物理学、化学、生物学、地质学、计算机科学、医学、农学等等,可以暂时允许使用外国语言文字撰写论文和进行答辩,但必须用中国语言文字撰写论文提要,并提交中国语言文字的论文副本。

  4.外交与国际会议

  国际上的外交通用语言是有规约的。当年,拉丁语、法语之在欧洲,汉语之在东部亚洲,都曾充当过外交通用语言。今天,世界上的几个大语种,特别是英语,充当 着外交通用语言的角色。中国的外交当然应遵从当今外交的语言规约,但是,汉语在联合国等国际组织中也是工作语言,而且在外交场合使用本国语言是国家主权的 象征,这也是国际规约。因此,要充分发挥汉语在联合国及其下属组织的作用,要争取汉语在其他国际组织中的地位,在正式外交会议和双边外交中注意使用汉语 文。努力提升汉语在国际交往中的价值,制造汉语的外交需求。外交部新闻发言人用汉语发言,用汉语答问,就是非常值得赞赏的。

  此外,要努力争取汉语作为各种国际会议的会议语言。特别是在中国召开的国际会议,中国人参加较多的国际会议,讨论中国语言文字、中国文学艺术、中国历史及其他中国问题的国际会议。应当学会在国际交往和经贸往来中提出这样的要求:"我需要汉语文本。""我使用汉语发言。""我需要汉语翻译。"

  2.3 其他相关问题

  1."固化"汉语的价值

  汉语的价值,要采取适当的形式把它"固化"下来。证书是重要的固化形式。证书的获取有些可以通过修业,多数还是通过考试,因此首先是要开发针对不同人群、不同汉语学习需求的考试,除HSK 主干考试之外,国家对外汉语教学领导小组办公室最近新开发的商贸、旅游、文秘及幼儿等汉语水平考试,便是这种开发思路的实践。证书不仅要多样化,更要同劳动市场挂钩,同与汉语相关的各种就业岗位挂钩。也就是说,要把汉语的价值固化到证书上。

  法规也是固化汉语价值的重要形式。比如关于外国人申请中国学位的语言文字要求,如果写进学位条例等教育法规中,其影响是很大的,其意义是深远的。在利用证书、法规等来固化汉语价值的时候,要注意发挥外国及其公司的作用,特别是要注意形成他们的内动力。比如,支持许多国家把汉语作为外语纳入国民教育体系,鼓励外国举办或与我合办汉语教育机构,注意发展HSK 同国外的一些汉语考试的联合关系或互认关系,从而使HSK 考试证书同国外劳动市场挂钩,同国外公司的招聘、晋升、提薪等用人制度挂钩。

  2.重视海外华语

  在提升汉语价值、制造汉语需求时,还要特别重视海外华人华侨的作用。华语在各个国家地位的提高,也会使整个汉语的需求上升。海外华语是汉语走向世界的先遣队,华语教育是世界汉语教学的"小本营"。

  3.普通话、简体字问题

  在发展对外汉语教学时,还必须巧妙处理汉语汉文不一致的问题。汉语的不一致,是指普通话与方言的不一致;汉文的不一致,是指汉字简体、繁体两套系统。理论上说,普通话和方言,简体字和繁体字,都为中华民族的交际和文化传承发挥了并仍在发挥着重要作用,都是中华文化的宝贵财富,都需要珍爱和传承。但是在对外汉语教学中,应当提倡较普通话和简体字,这是因为:

  1)普通话和简体字是《国家通用语言文字法》法定的国家通用语言文字,教外国朋友学习汉语,就应当教规范的汉语汉字。

  2)从长远看,要同中华人民共和国打交道,就必须使用普通话和简体字,方言和繁体字只适用于特殊的领域或特殊的区域,只有那些学习和研究这些特殊领域的外国人,只有那些专同某些区域进行交际的外国人,才需要学习方言和繁体字。

  3)对外汉语教学也是重要的教育经济活动,用简体字教普通话的教材,用简体字编写辅助教学读物等等,其经济利益最终汇集到中华人民共和国。

  4)更为重要的是,制造汉语需求、提升汉语价值,在汉语汉文不一致的情况下,其实主要是要制造对普通话和简体字的需求,提升普通话和简体字的价值,这是从国家利益出发的。《人民日报》(海外版)过去用繁体字对外发行,后来改为简体字,这种改版无疑是具有远见卓识的。①

  三、结语

  外籍人士的汉语学习的需求,是对外汉语教学事业发展的基础,需要认真研究。当前外国人学习汉语的需求,主要来自于六个方面:A.了解新鲜事物;B.到中国旅游;C.就业;D.到中国学习;E.研究中国;F.欣赏、传播中国语言和中国文化。因此而学习汉语的人,他们期望或是需要达到的汉语水平可以分为三级:初始汉语、常态汉语和高深汉语。必须根据汉语学习需求和由这些需求而决定的汉语水平等级,进行不同的教学设计,促进教材多样化、教学多样化和考试多样化,开拓对外汉语教学领域。

  不仅应积极满足外籍人士现有的汉语学习需求,更要努力创造国际上新的汉语学习需求,提升汉语的价值,这是对外汉语教学事业发展的基础性工程,。当前具有广阔发展空间的是经贸、旅游、留学、外交和国际会议等领域。此外,要注意用证书和法规的形式来固化汉语价值,要重视海外华语的作用,要努力树立中国通用语言文字(普通话和简体字)的国际声望。

 

                                                                                                                                                李宇明:语言学习需求与对外汉语教学